港滾族

「消失了的半年」

「消失了的半年」
疫情至今已經超過半年,運動產業受嚴重打擊,不少運動員和教練不單沒法正常生活,甚至連生存都出現困難。

現在社會上教練失去工作只是整個體育界冰山一角,有誰會看到香港運動發展遭這次疫情衝擊下已經出現退化?

今年所有國際賽事取消,我作為曾多次帶領香港出戰海外的教練也只能留在香港。這段日子與好多運動教練一樣,邊做邊停。不過我看到更多的是香港運動員在這場疫症下失去訓練機會。在政府不停呼籲大家在家工作的時候,在街上依然見到好多上班族,甚至官方宣傳都叫大家放工就回家,沒必要就不要外出。全職或兼職運動員,恆常訓練就如上班,定時定點訓練就是職責所在,在這一刀切關閉場地的政策下,除了體院的運動員依舊可以「返工」外,其他不在體院進行訓練的運動項目幾乎完全停頓。

香港運動員的部份海外對手在他國本土已經可以開始比賽,我們卻白白浪費了半年,這打擊不是疫情過後就可以補救。隨著大家訓練暫停的時間越長,這個惡夢就越長。試問大家同齡25歲,香港運動員卻因為政策失去半年光陰,香港運動員要怎樣才能追回半年的時間?難道我們希冀別國出現不可抗逆的事件(如天災或戰爭)導致別國運動員停下半年等待我們?今次真是「沒練習太耐,感覺都追不回來。」

近來有朋友問我:「喂,蔡教練,練習真係咁緊要咩?學都無得返喇,不如留在家中做下健身運動好過啦。」如果你只是我*樓下的保安員,我會明白你的想法,但也請你返轉為以運動員作事業的人著想,運動員的訓練不能在家練習到競賽技巧。請大家為香港體壇發展想想,這裏是一個功利主義的地方,沒有競賽成績就沒有資源,沒有成績就沒有資格申請資助。我明白我們沒力去改變這個文化,所以大家都改變了自己,努力的練習。在我們都市中要找個地方練習原本已經不容易(你可以去試一下BOOK羽毛球場),在疫情下政府更要關閉公營和私營的運動場所。

這場長跑比賽中已經落後於人的香港隊仲有得追,立刻開放場地或者不會反敗為勝,但至少不要被其他國家繼續拋離。如果未能全面開放場地,最少立即終止一刀切關閉場地的政策,令部分沒有身體接觸的運動項目場地啟用或局部開放運動場地的營運時間。

希望市民大眾明白教練和運動員不是自私,「抗疫基金」或任何補助計劃都無法彌補運動員所失的光陰,更沒有辦法替香港在國際賽上追回爭勝機會。

(*並非冒犯保安員,此為真實對白)

以上文章原文出自本人FACEBOOK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